快报

鸿茅药酒终于道歉了,鸿茅镇的生活还在继续-上零距离

字号+ 作者:搜狐号 来源搜狐号搜狐号自媒体 2018-07-12 21:27 我要评论( )

通过一次跨省追捕,鸿茅药酒将自己多年来的广告违规摊开在太阳底下,也给围绕酒厂转的鸿茅镇带来了冲击,有当地人说:“这地方是完了,彻底完了。” 本文转载

通过一次跨省追捕,鸿茅药酒将自己多年来的广告违规摊开在太阳底下,也给围绕酒厂转的鸿茅镇带来了冲击,有当地人说:“这地方是完了,彻底完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作者:刘雪儿

在谭秦东被取保候审9天后,鸿茅药酒终于公开回应了外界的质疑。

4月26日下午,鸿茅药酒生产商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发布自查报告,表示已经停播各媒体的全部广告。同时表示,在近期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公司未能认真研判风险,主动发声,主动处置,就给社会带来的问题和影响表示道歉,恳请公众谅解。

不过,对于公众质疑的疗效和广告问题,鸿茅药酒将矛盾指向了下游经销商和侵权产品,称将对部分广告及产品进行追责。

鸿茅药酒方面称,近年来,鸿茅药酒饱受侵权产品、假冒产品的侵害,公司从未发布过“喝鸿茅百病消”、“鸿茅药酒包治百病”等广告内容,也从来没有宣称过鸿茅药酒能够治疗高血压、糖尿病,公司将进一步调查发布主体及来源,并进行追责。

自查报告还表示,鸿茅药酒在近五年的广告投放中存在广告投放量大、下游经销商和零售药店广告违规等问题;企业管理过度依赖广告、广告发布存在管理漏洞等问题,对此引发的媒体争议、社会批评,负有不可推卸的主体责任。

对于疗效问题,鸿茅药酒表示,豹骨购买及使用符合法律法规,组方中的“制附子、制半夏、制天南星”等都是炮制品,按照药品说明书的用法用量,使用鸿茅药酒是安全的。

4月13日,一场医生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追捕的事件,成为外界关注的热点。广东医生谭秦东因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以损害商业信誉为由拘捕97天,4月17日,内蒙古检方认定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此案退回补充侦查,羁押了97天的谭秦东被取保候审。随着事件影响范围不断扩大,AI财经社梳理发现,4月16日-22日,谭秦东出狱前后,鸿茅药酒已遭到国家药监局、内蒙古检察院、公安部、广东省食药监局、内蒙古食药监局、央视的6度点名。

医生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追捕的事件过程梳理。

事发数日,与外界的沸沸扬扬相应的是,鸿茅镇多了些许警觉,事发后,不少人前往鸿茅药酒所在地内蒙古乌兰察布凉城县一探究竟,在经历一遭陌生来客后,周围的小生意主们显得十分淡漠,仿佛形成了一个守卫酒厂的隐形保护伞。

对当地人来说,酒厂成了风暴中心,生活仍要继续

警觉

透过门面房间隔的小巷子,会看到一排排泥土房或红砖瓦房,家家带院子,像军队的棉被一样四平八整。再往尽头,便是起伏不定的小山丘,平缓得如同女人的曲线,虽然远望土黄一片,但在四月风的催生下,山坡上已探出了尖尖绿芽。

这里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凉城县鸿茅镇,小城不大。用当地人的话说,南北两里路,东西两里路,电动车十几分钟就能穿城。最东边是当地首屈一指的酒店,最西边是鸿茅药酒的生产基地。

大门口红色瓷砖上镶着“鸿茅”二字,边上的灰色大楼里有一座两人高的机器在转动,飘出酒糟的刺激味。绕围墙走一圈大概20分钟,可以看到墙外东面17层的宿舍楼,粉着浅红与浅黄的外墙,这在周围6层楼以下的泥土房、红砖瓦房中显得格外亮眼。

鸿茅药酒的生产基地。

自从跨省抓医生的事情发生后,这些天,这突然出现了一群陌生来客,人们对这个小镇表现出好奇。但周围的小生意主们显得十分淡漠。

我进入旁边的一家小餐馆,老板娘李梅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眼,浅灰卫衣和水洗牛仔裤,搭着尴尬的黑色运动鞋和双肩包。

“他们(鸿茅员工)前几天就放假了,你现在找不到人哦。”她笑着对我说,眼角的鱼尾纹也飞舞起来,刹那间迅速收紧面庞,重归严肃。

我们的聊天吵醒了里屋睡觉的李梅儿子李格,他剃着短寸,精神气足,刚从新疆请假回家。李格坐在板凳上和妈妈笑着说话,偶尔对我板起脸用普通话翻译妈妈的方言。

过了一会,一个鼓着大肚腩的街坊大姐过来了,睁着小圆眼睛盯了我三秒钟,转过头来用方言和李梅打趣,李梅拿起西蓝花大小的咸菜梗埋到塑料桶里,迟疑了一会哈哈大笑起来。

我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就走出门继续闲逛。下午一两点太阳开得正艳,大街上少有人,小店门口也没有叫卖,小城是草原上一只文静的小鸟。

到了三四点,背阴面的房屋终于拉升一条长长的影子,热闹起来了。带蓝色解放帽的老头,穿得五颜六色挂着珍珠链的少妇,皱纹纵横的老太太,三三两两坐在门前的阶梯上,干坐着唠嗑。更多时候,他们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挪半圈脑袋目送人一程,再在背后交头接耳。

仿佛透明人般走着,我看到了钱木然。

清闲

钱木然坐在一个电焊店门口,店面白墙上抹着铁锈和泥灰,里屋摆着沾满黑色污渍的小零件,一个工人在蹲在地上焊接一个三角形的屋顶架子,不时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

钱木然叫人印象深刻,不同于旁边伙计的大老粗模样,他看着斯文而讲究。斑白的头发半指长,灰色夹克里套着浅红条纹的衬衫,黑长裤下蹬一双褐色皮鞋,腰背笔挺,干净清爽,一副书生气。后来伙计告诉我,钱木然在几百米处的十字路口至少有四间门面房,都租出去了。

钱木然是鸿茅药酒的早期员工。1986年,18岁的他当了一名制酒工人,月工资36元,当时酒厂还是国营小厂,好歹拿了铁饭碗。

“效益好的时候,我们一天10个班,一个班烧1吨酒,两天货车就来拉一趟,月工资也涨到了200多块。”钱木然回忆过往笑嘻嘻地说,一边和旁边老伙计努着嘴点头。

这得益于鸿茅药酒的销售权转让。1995年,鸿茅药酒与内蒙古金火公司签订全国总经销协议,金火老板杜海军在保健品营销界颇有手腕,使出两大营销杀手锏——电视专题片和免费义诊。

----本文结束----上海零距离----本文结束----
上海零距离,上海热线,上海零距离,上海网

本网站资讯内容,均来源于合作媒体和企业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咨询联系whiteking999@foxmail.com

相关文章
  • [知了快报]Vol.27:特斯拉终于要落户上海 这是要降价的节奏吗?-上零距离

    [知了快报]Vol.27:特斯拉终于要落户上海 这是要降价的节奏吗?-上零

    2018-06-04 01:58

  • 消息将于360公布年报后对外宣布-上海网

    消息将于360公布年报后对外宣布-上海网

    2018-04-20 02:43

  • 终于要来了?《战地5》或将亮相EA Play游戏大会!

    终于要来了?《战地5》或将亮相EA Play游戏大会!

    2018-03-21 06:24

  • 根据乘联会最新公布的销售数据

    根据乘联会最新公布的销售数据

    2018-03-15 20:04

网友点评